《环球时报》:(赵永升)法国亟需进行一场彻底改革

2021年7月,我院法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赵永升教授在《环球时报》发表题为《法国亟需进行一场彻底改革》的文章,对法国总统选举的局势进行了分析,并就法国当前面临的问题提出了独到深刻的改革建议。全文如下:


法国政府新闻发言人日前宣布,该国总统选举将于2022年4月10日举行第一轮投票,4月24日举行第二轮投票。由此正式拉开法国大选竞争的序幕。虽然在今年6月下旬的大区选举中,执政党并未显示出优势,但凭借对法国政界和社会的了解,笔者认为在一个亟需大力推进改革的法兰西,作为一名务实型的“改革先锋派”总统,马克龙在明年大选中连任依然有戏。

法国确实亟需进行一场彻底的改革。其改革的迫切性和彻底性,既来自法国社会的内部,也来自欧盟的内部和外部。

其一,法国国内体制的结构性问题乃至顽疾由来已久。作为一个最为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群中的一员,法国是世界上最早实现工业化的国家之一,加之历史上曾在非洲和其他地区拥有大片的殖民地,可谓先天优势明显。但可惜的是在后来新的世界工业改革浪潮中,法国没有及时跟上;同时法国政府跟随“自由主义”思潮,逐步退出国家对产业政策的主导角色。如此这般,如今的法国不但丧失了在世界新技术前沿的应有地位,也丧失了原有的世界产业优势。

另一方面,在以密特朗为首的左派执政之后,法国政府开始奉行“福利社会”的原则,为取悦选民而无节制地给予各类福利,以至于国家财政入不敷出、债台高筑。这种“寅吃卯粮”的局面,如不进行彻底的改革将难以扭转。

其二,经过数十年的发展,欧盟内部已逐步呈现出“分化”的趋势,其中对法国挑战最大的无非是英国和德国。作为盎格鲁-撒克逊文化国家的英国,极其重视创新和金融,实难忍受继续与欧洲大陆文化国家为伍,最终做出“脱欧”之举。与英美文化不同的是,欧陆国家对创新不甚重视,欧陆式金融则更加注重稳妥,因而缺乏活力。这也是为何过去这些年,如此多的法国有志创业者和金融从业人员纷纷离开巴黎迁往伦敦。

而德国尽管依旧采用传统的欧陆模式,却在传统模式上实现了自身的创新。例如同样是美国人认为“夕阳产业”的汽车业,却被德国人创新成国民经济的一大支柱。其他机械制造业在很多国家也是日薄西山,经过德国人的“高端化”和“精细化”之后,却成了德国经济的半壁江山。换言之,无论是与法国文化不同、走创新和金融之路的英国,还是与法国文化相同、走高端和精细之路的德国,都已经超过法国且以自身的比较优势在世界上的某些领域独领风骚。剩下“孤独”的法国,若再不彻底改革,将被英国和德国进一步拉大距离。

其三,法国改革的压力还源自欧盟外部,尤其是正在崛起的中国和继续咄咄逼人的美国。倘若说法国人已经适应了美国经济、政治和军事的巨大优势,那么面对日新月异的新兴经济体中国,法国人便难再无动于衷了。

从之前一个法国的“学徒”,到如今在部分高科技领域已成为法国的“师傅”,中法之间这种地位的快速换位着实让法国人措手不及。无论是中国5G技术在全球的领先,还是中国的数字技术与美国比肩、远超法国,都给法国人在心理上造成了一定的冲击和落差感。笔者的不少巴黎友人,到中国访问之后,都纷纷发出“上海和北京早已比巴黎发达了”的感叹。这一切无时无刻不从外部逼着法国人进行反思,并痛下革新的决心。

那么由谁来领导改革呢?这就看谁更能赢得法国民众的支持。

法国于6月下旬举行了大区选举。民调显示,马克龙领导的共和国前进党仅获得了10.9%的选票,勒庞领导的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获得了19.1%的选票,以共和国人党为首的右翼政党联盟赢得了29.3%的选票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是法国2022年总统大选之前的最后一次重要选举,但这次大区选举有68%的法国选民未参加投票,堪称法国除了全民公投以外所有选举中弃权率最高的一次。要知道法国大区议会一直肩负着促进就业和发展地区经济的任务,例如当地经济发展、空间规划、交通运输、学校管理、职业培训等,与法国的民生休戚相关。纵使如此,弃权率依然那么高,表明由于各种因素,法国人对此次大区选举的热情颇为低落。笔者对此的判断是,虽然有一些人担心改革动了自己的奶酪,但多数法国选民应是在期盼能够有更多的自上而下的、根本性的有效改革举措推出。

由于法国诸多媒体的“政党倾向”较为明显,所以对马克龙领导的政党在大区选举中大不如意的表现,法国媒体有人欢喜有人忧。媒体总体认为共和国前进党的此番失利,根源还在于马克龙上台后没能有效地、快速地让法国的经济复苏和增长,以及法国社会固有的难题依然存在。然而法媒也认为,马克龙在明年大选中连任的概率依然不低。这与马克龙总统刚刚发表电视讲话之后,民调显示法国民众对该讲话仍有六成的支持率基本一致。

其实,法国社会一直存在的难题,当前依旧存在。首先,与民生关系最为密切的莫过于法国经济的增长动力问题。其次,法国社会的不平等程度随着疫情的持续不降反升。例如一方面法国的亿万富翁数量,在疫情期间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;另一方面,且不说流落街头的流浪汉,成千上万原本处于白领和金领阶层、由于疫情失去工作的人,他们的精神状态令人堪忧。这些恰是马克龙总统亟待解决的问题。因此,马克龙有优势,也面临考验。

原文链接:https://opinion.huanqiu.com/article/43wW9QVt3kk

分享到: